土家织锦四十八勾“蛙人合一”

在龙山东南部的上家语音中,蛙统称为“克其玛”,而该地域通用的西南官话中统称蛙为“克玛”,不难看出两者的发音是极其相近和相似的。“四十八勾”系列名称一股只用汉语。“勾”在士家语中有“挂钩”之意,读音“克克”。而数词中的七、八、九、十,由于与汉族的交往密切,这几个数词的土家语户逐渐不用了,并完全借议语。所以,八勾法为“八克克”。而且,勾”在土家语意中所要表达的那种“样子”和“形态”,又正好与“克玛”背朝上而伏卧的姿式相似,其上肢与下肢自然的弯由角状就是“勾”。这次不是一种巧合,其内在的共性是不言而喻的。
更典型的是永顺东北部与龙山交界的上家地区,有将青蛙叫“玛克克”的乡音,青蛙“玛克克”与八勾“八克克”的发音基本相同。因此,“八克克”是一个借汉语的“合成词”,而“玛克克”本身就是一一种变异的土家方言。所以,青蛙“玛克克”与八勾“八克克”是一回事,从语音的角度来说,八勾图纹就是意指“青蛙”。

土家织锦四十八勾“蛙人合一”
在以父系社会为主体的士家氏族社会里,女性(母性)的地位是从属的。以女性为主体创作的土家织锦中,更多的将母爱、多子、避邪驱疫的渴望和企求融进小小的蚌纹之中,世代相承,逐渐“演变成相对稳定的观念符号”,并广泛流传。“作为观念存在,这些符号通过集体意识的渗透作用深人到每个社会个体的意识之中,成为一套家喻户晓的共同语汇”,成为大家都认同的大众符号:四十八勾系列一“蛙人合一” 的“图腾”。
西兰卡普是姑娘嫁妆中必不可少的首选,而作为嫁妆的铺盖正是婚嫁夫委团圆洞房的必备之物,恩爱之基地,繁衍后代之温床。因此,每当姑娘出嫁前,就必须花大量的精力来准备西兰卡普作为嫁妆,而最有意义、最漂亮且难度最大的四十八勾,就自然成了姑娘能显示自己才能的理想图纹。她们将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强烈的感情与大胆的想象随同民族传统文化的符号织了进去。当贤妻良母,多子继嗣及渴望和平、亲睦、顺利和健康,表达了个体或群体生存发展根本利益的自然要求,更表现出热切的生命欲望,显露着粗犷的原始冲动。
四十八勾更为直接地展示表现在土家民族的祭祀活。
目前,对于四十八勾探讨仍然众说纷纭,主要有云纹说、蟹纹说、蜘蛛说、太阳说及女阴说等。在现存的百多种上家织锦传统图纹中,大多数图纹站本上都可以找到士家语系中的实物应证,安“公存形异”,或“名符其实”,或“实同名异”。或“实异名同”,只有四十八勾图纹特殊,没有上家语的实物应证,这也许就是民谣所说的“四十八勾名堂大”,更为四十八勾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四十八勾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民族精神,却是士家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结合的产物。不论是“图腾崇拜”,还是“生殖信仰”,不是“实”还是“虚”,其功能和作用对民族的发展和社会进化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历史的岁月往往会使一些文化的内涵隐藏于某种物化形态之中,在以山地农耕经济为主体的士家社会环境中,四十八勾“实现了对原始文化的超越和人类在审美创造中的自我复现”。所以,“主体的观念向客体的历史的渗透,在漫长的文化承传过程中逐渐固定化、规范化,以至这些客观对象成神特定观念的替代物。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tujiazhijin/7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