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卡普的织造

西兰卡普在织造过程中,织物为三层站(经)的错综过喂(纬),即上下各半分站(经)后,面将面站(经)分成对半。错综过喂(纬)的关键是篙筒中被称为“花(斜)简”的利用。以踩棍相连的上面那根“踩斜联动杆”为准,当花筒放在“踩斜联动杆”的上方时,为“上斜”织法,当花筒放在“踩斜连动杆”的中间方时,为“中斜”织法;当花筒放在“踩斜连动杆”的下方时,为“下斜”织法。织造斜纹结构用上、中、下三斜过喂(纬)手法,织造平纹结构只用中、下两斜过喂(纬)手法,不用上斜过喂(纬)。所以,民间将斜纹结构叫“上下斜”,而把平纹结构称“对斜”。挑织夹色喂(纬)全是从织物背面完成的,俗称反织法,呈“挑三压一”的顺序织人,织造时背面线头似乎是杂乱无章,正面复纱跨度小而均等,纹饰井然。必须要指出的是,这种所谓“通经断纬”的挖花工艺,实际上在织造过程中真正断掉的只是表面的色结,还有根“藏”在校罗(布刀)里的“过线”(暗纬)是不断的,这根暗纬由于比较细小,一般常常隐藏在色纬之下,有的也称“地纬”,不易被人注意。这根“暗纬”来回贯穿于整幅织锦之中,起到了支撑和加固织锦幅面的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西兰卡普会有那么牢固的原因,有的一床西兰 卡普被子竟可以用上百年,相传几代人。

西兰卡普的织造
土家织锦的摹仿表现力极强。的最的成的为并艺特成此不同识物机之间的相工轮作心西兰卡普可以在同一幅织物之中,同一次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组织结构,织池手法也各自不同,图案同时用和间际采用平纹。科纹两补代的基本组织结构“挖化”。开且做到自然天成,丝毫不露痕迹。在一般情况下,“对科”平纹和“上下斜”科纹在纵向即同派直经线方向 上的相互转化是不太困难的,因为其“接口”都成水平状。视在横向即同水平纬线方向上的相互转化却很有讲究。科纹的组织浮起点呈45度左右,而平纹的组织浮起点则呈90度,两者浮起点之间相互转化不能完全对接。所以,水平纬线上斜纹与平纹组织之间,在逐步填充“上下斜”科纹“接口”向经线方向靠拢时,还必须将现有的挑花基本单位“颗”(格)再进行分解,横向分为二,填半颗(格)而形成过渡,以达到“步调一致” 即两种不同的组织结构的完全对接,民间俗称 “招科”,“抠” 即“挖”的意思。“抠斜”可以使两者浮起点的位置在纵向上统一,让上一颗(格)与下一颗(格)的起点按照再求对齐。这种“抠斜”可以随心所欲的在水平色纬上从“上下斜”组织结构转化为“对斜”组织结构,也可以从“对斜”组织结构转化为“上下斜”组织结构,从而大大增强了土家织锦的工艺表现力,在传统的椅子花、桌子花、岩墙花、双白梅及双八勾等图纹中应用较多。

西兰卡普的织造 西兰卡普的织造 西兰卡普的织造 西兰卡普的织造 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
土家织锦第二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叶水云,为适应现代织锦在表现人物五官、手等细微的刻画需求,在民间“抠斜”工艺技法的基础上,挖掘发展为纵、横向均可以“半格(颗)过渡”的新工艺手法,即一格(颗)中可同时填上两种不同的色纬,并命名为“半格”工艺,从而大大扩展和增强了土家织锦的表现力。

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西兰卡普的织造
由于土家织锦千年的传承均在社会最底层的土家妇女中进行,这些家庭妇女基本上都没有文化,织造全凭口传心授“摹仿记忆”。全部直斜线的连续几何图案构成,有利于记忆、普及和传承。用最简单原始的“口诀”就能完成如此复杂的几百种图纹:“加1加2,减1减2”即每递增一根喂(纬)线,图案以增减1-2颗基本单位,即使在少数特殊情况下也最多只“加5”。不仅操作非常方便实际,而且大大提高了织造效率。
西兰卡普在织造过程中必须因势利导,有极强的程序性和相当的偶然性。挑起成束
的站(经)线,数纱夹色喂(纬)通常全凭经验和感觉,田此,同图案,不同的织锦成品也会有不同的细微变化。安全手工操作的织锦与大工业生产的产品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此:土家织锦手工制作凝聚了织锦人的心智和经验,同时还有制作中的特殊情感。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tujiazhijin/57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