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酉水流城是一块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从酉阳笔山坝、龙山里耶溪口、保靖技茅东洛、花垣茶峒等十余处新、旧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址来看,早在数千年前,这一带就有人类栖息。龙山县里耶附近有一个叫 “溪口”(士家语称“泽头比桃”)的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址,与“溪口”东西紧相连的地名叫“墨岔”和“里耶”,土家语意为“开天”和“拖地(辟地)”,这些古老地名联系起来就是“开天辟地”。开天辟地背后似乎隐证着的某种历史玄机,正是土家族的“土著”先民最先来到酉水流城,并在此休养生息,至今这一带仍然是士家文化的中心区域。所以,许多专家学者都认为,“创造这些原始文化的人类集团的一部分应是土家族的古老先民”,即是酉水流域原始居民与濮人融合后的“士著”。根据西阳笔山坝大溪文化遗址考古现场出土的比铜钱稍大的石纺轮可以说明,就是这个被称为土家族主源之一的“土著”,早在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就“从树皮上取纤维,纺布以穿着,可见当时已经有纺织业出现,尤其是对租麻的加工。”商周以后,这些“土著”利用野生纤维“葛麻”进行原始“织造”已经相当普遍。在龙山苗儿滩商周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的石纺轮、陶纺轮、网坠和骨针等原始织造工具和彩色刻画纹陶片等物品,专家称“这是研究酉水流域民族起源的首把钥匙”。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特别是在永顺县城南二里许的不二门临河小石林内,有一个南北200米,东西150米,面积3万平方米的商周文化遗址,发现了十六个石洞为古部落的居住点。在一米多厚的文化层里出土了大量陶片、石器、骨角器之类的网坠、骨锥、陶纺轮等物,并有鼎、隔、簋、豆、罐多种器物。在这些陶片中多数印有明显的绳纹,也有少数麻布纹。绳纹每平方厘米约三根经纬,麻布每平方厘米经纬各八根。虽比较粗糙,但已基本具有了“布”的雏形,可见在那个时候,湘西北的“土著”就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织造”技术。这就是商周土著文化湘西“不二门”类型的典型代表。

湘西北“土著”濮僚及其后裔,在继野生纤维“葛麻”进行原始“织造”之后,又逐步利用野生树皮纤维织布。据宋《溪蛮丛笑》记载:“桑味苦,叶小,分三叉,蚕所不食。仡佬取皮绩布。系之于腰以代机。红纬回环通不过丈余,名圈布”。这里所指的野生树皮纤维是桑科栲属的植物,如桑树、构树等,其皮中均可以析离出供织造用的纤维。经剥皮、锤打、沤泡、析条、辑纱、漂煮等六道工序,可绩成供织布的树皮纤维般的“纱”。再用类似水平式踞织腰机的织造方法,得到一种“经锦”,一种有红白两色相间的原始意义上的织锦——“圈布”,这种“圈布”就是从“布”向“锦”发展过渡的关键点。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2002年6月在龙山里耶战国一泰代古城遗址又发现了竹篦、纺织器、棕麻编织物及印有布纹的陶器、瓦砾等物。并在“一号井”第八层出土的152号秦简中,发现了当时当地大量生产军服、运送军服的记载:“卅一年四月丙午朔甲寅,少内守是敢言之。廷下御史书举事可为恒程者。洞庭上帬(裙)直(值)。今书已到,敢言之”。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李学勤先生注释:这里“所说的裙(帬)应是一种军服,传送时需用大量人力,因此洞庭郡援引法令,检查此次劳役是否影响人民的农事。”可见当时里耶的军服生产已颇具规模,纺织业十分发达。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古代巴人是土家先民之一,“賨人”是古代巴国都一个部族。据古籍所载:八蛮是巴国八个古分族的合称,“其属有濮、賨、直、共、奴、债、夷、蜓之查。”所以,史学家为区别于巴人而称“賨人”为广义的巴人”,也有“巴賨”之称。因此,从这个意义而言,土家先民的织造历史也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16年左右。《华阳国志巴志》中有关夏禹王会盟各方诸侯时的记载:‘禹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巴蜀往焉”。可见当时巴和蜀的首领都去了,并敬献了丝织品“帛”。在当时,蜀的织造水平相当不错,“蜀”即蚕的象形字,很早“蚕丛氏”就以野蚕抽丝织帛。而巴竟敢与蜀一同献帛,说明巴在当时的织造也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又记:“武王即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其地“土植五谷,牲具六畜,蚕桑、麻柠等皆纳贡之。”可见这时期,一部分土家先民的织造已摆脱了原始的初级形态,即古籍中所记载的凭“手经指挂”以完成“纴织之功”的类似编织方式,进人了一个新阶段。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秦灭巴后,巴賨定居于黔中郡,即今天的武陵士家地区。因称“赋”为“賨”被称为“賨人”。《后汉书,南金西南夷列传》记有“秦昭襄王使白起伐楚,略取蛮夷,始置黔中郡。汉兴,改为武陵(郡),岁令大人输布一匹、小口二丈,是谓‘賨布’”。这种賨布以麻为主纤维,是武陵 “土著”与“賨人”融合后,将巴国相对先进的织造技术与土家族先民的原始织造相结合而形成的一种织物形式,并一直影响着酉水流城几千年来的织造。

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土家原始责布的发展过程
据《汉书》载,周代中原与西北交换纺织品,学会了“以毳毛织剧”的技术,并较为盛行。这是一种以纬纱起花的织造,它和当时一般织造的经纱起花有所不同。《史记,西南夷传》中又云:汉代居住在西南一带的少数民族受中原的影响,也学用各种颜色的毛纱,织成斑斓多彩的斑国”。斑丽又称细斑花圆,后演化成麻质或木棉类的斑布。斑最影响了五溪地区的织造,大大促进了当地资布的发展。在后来的土家织锦系列中,士家花带一直仍保持为经纱起花,显得较为古老,而西兰卡普则采用了纬纱起花。不过,西兰卡普在同一种图案,同一种色彩的经线方向上,也常呈现出一致性,就明显具有“经锦”的特点。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tujiazhijin/3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