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织锦纹样与现代几何纹样比较

土家织锦 ,就是土家姑娘用一种古老的木腰机,以棉纱为经,以五彩丝线或棉线(当今也有用毛线)为纬,完全用手工织成的手工艺术品,也叫西兰卡普。在土家语里,西兰是铺盖的意思
土家织锦,就是土家姑娘用一种古老的木腰机,以棉纱为经,以五彩丝线或棉线(当今也有用毛线)为纬,完全用手工织成的手工艺术品,也叫西兰卡普。在土家语里,“西兰”是铺盖的意思,“卡普”是花的意思,“西兰卡普”即土家族人的花铺盖。人们往往在“花铺盖”前冠以“土”字,以标示出这项民间工艺所包含的土家族民族特点。土花铺盖是受到土家族人民的珍爱,视之为智慧、技艺的结晶,被称作“土家之花”。按照土家族习惯,过去土家姑娘出嫁时,都要在织布的机台上制作美丽的“西兰卡普”,即土花铺盖。在现代染织技术和现代纹样设计极为丰富的今天,将传统的西兰卡普纹样与现代几何纹样进行比较研究,其实就是一种必要的创新和发掘,它对于丰富现代设计语言还是很有实际帮助和借鉴意义的。

土家织锦纹样与现代几何纹样比较

土家织锦纹样的设计特点

传统西兰卡普纹样统计下来共计约350 余种,它以独特的方式蕴含着本民族的文化心理和不同时代的文化积淀,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创造力,并多次代表中国的形象进行国际文化交流,对见证中华民族多元文化有积极意义。西兰卡普在土家织锦中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采用“通经断纬”的挖花技术,分为“数纱花”“对斜”平纹素色系列和“上下斜”斜纹彩色系列两大流派。土家锦的艺术特色,主要是重表现,重创造,妙在神似,它色彩鲜明,跳跃,对比强烈,线条对称,产品经久耐用。土家锦色彩绚丽,它多以深蓝或黑色作底色,再以艳丽的色彩来调和。这种清爽明快、艳丽华美的织锦,是土家姑娘出嫁时必须亲自织就的嫁妆,是衡量姑娘才华的重要标志之一。作为土家先民对中原王朝的贡品,土家锦早在千余年前便进入皇宫大内,是土家与汉文化交流的物质手段之一。西兰卡普的图案题材广泛,内容几乎涉及到土家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基本定型的传统图案已达200 多种,有花鸟鱼虫、山川景物和吉祥的文字,还能织出民间故事、寓言等画面,题材选用与土家人生活和习俗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是土家人与自然关系的生动写照。其图案纹样包括了自然物象图案、几何图案、文字图案各个大类,其共同的特点:

一、几何图案占着较大的比例,即使是那些取材于自然物象的描写性较强的图案,为适应彩织而化成由方形、三角形、直线等图形和线条所剪裁组成的几何图形了。如“岩墙花”有悟于山民以大小石块嵌迭为墙之理,“菜子花”得于菜花的细碎,“泽罗里”体会于水波的起伏等等。

二、图案纹样富于变化,就单幅被面(三幅为一床)来看,有大块的纹样,像“四十八钩”、“浪苦妹”之类;有小块的纹样,如“粑粑架”之类;有以长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椅子花”之类;有以六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钩花”、“二十四钩花”之类;有以八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桌子花”之类;有在菱形斜格中安排主要纹样作四方连续者,如“小白梅”、“实心花”、“衣张盖”之类。被面两端的“档头”(又名“栏干”,土家族语叫“卡它”)纹样也有多种,如常用的“月亮”、“猴掌”、“寿字”、“泽罗里”、“苏匹”、“扎土盖”、“藤藤花”等等,对整个被面图案有衬托之效。

三、喜用吉利、喜庆的寓意和山区花草、鸟兽的母题:“凤穿牡丹”象征荣华富贵,“野鹿衔花”象征寿考千年,“万”字以祝人万福万寿,“龙”以喻高贵显要,“福禄寿禧”、“长命百岁”、“富贵双全”等文字图案的立意就更为明显了。从中可以看到勤劳智慧的土家族人民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自己所生活的自然环境的深厚感情,以及对于美好生活的强烈向往。西兰卡普图案的色彩鲜明热烈。在色彩调配上颇有讲究,有一首三字歌诀唱道:“黑配白,哪里得。红配绿,选不出。蓝配黄,放光芒。”表明了西兰卡普喜用对比色,用黑白衬托钩提。各种钩状、锯齿状、梳齿状、缝合
状、连锁等边饰,加上各种多角形的小花作为点缀,又以黑色衬底,以白色镶边。于是,主次纹样由于黑白的衬托而显得既是界限分明,又是连成一体。二是喜欢用暖色,大桔黄之类为基调,用于主要部位,具体配色又是变幻无穷的。色彩配置上本着“相邻两色,分冷热见深浅”的民间装饰色彩原则设色,强调冷暖和黑白对比。并且在配色上,从不固定,不同的艺人均根据自己的喜好配色,相同的图案常有不同的色彩效果,比如“四十八勾”,在民间就可以收集到不同配色的数十个版本。西兰卡普最醒目的艺术特征是丰富饱满的纹样和鲜明热烈的色彩。西兰卡普在色彩运用上,既有唐代
五彩缤纷的强烈对比,又有清代素雅大方的色调调和,土家人尚红、黑色,因红色系暖色,代表光明,黑色为冷色,象征庄重,故西兰卡普以红色为主,以黑色为辅,间之以黄蓝白色参差点缀。设色古艳厚重,斑斓多彩,对比中显调和,素雅中见多彩,华而不俗,素而不单,给人以明快、活泼和生机勃勃的感觉。西兰卡普的装饰纹样风格,是在原始的几何纹、汉代的云气纹、六朝的莲花、唐代的牡丹、元代的松竹梅、明代的串枝莲等各历史时期的典型图案基础上,经艺术变形、技术处理挑织而成。构图中多采用浪漫主义的概括、变形、夸张等手法,巧妙地将各种动和静的形体、自然纹样和几何纹样有机地结合,使整个图案既富有生活情趣,又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

现代几何纹样常用表现形式

几何图案因其单纯、明朗、富于装饰性的特征,从远古至今就深受人们喜爱。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人们都赋予几何图案以不同的内涵与个性。以直线分割的块面图形刚毅俊逸,以弧线作为构架的图形柔和优雅。应用点、线、面和直线、弧线交叉使用的图案变化丰富,大块面的图案强调强烈醒目的视觉冲击效果,热烈、奔放;小面积或边缘装饰的几何图案起到延续视觉的效果,也可作为一个局部点与大面积图案相呼应,形成层次丰富,变化多样的图案效果。随着现代服装工业技术的发展,已经可以创造出更多、更抽象、更夸张,装饰效果更强的几何图案,以满足现代人张扬个性,突显自我的需求,还可以利用不同色彩、不同材质的面料,作成几何块面在服装上拼接,或用在服装造型或配饰中,构成横条、竖条、斜条、交叉条等形式,给人以庄重、简洁、潇洒之感。现代几何纹样的发展得益于西方构成艺术家的艺术理念的推广。“蒙德里安服装款式”红、黄、蓝三原色个字图案在今天看来仍然是最具冲击力的。到80 年代,库里斯基再次将蒙德里安的“色彩遮挡”及康定斯基的构成主义甚至未来派的构成图案,运用到时装设计中。我们在时装大师范思哲的设计中也可以看到蒙德里安的色彩构成因素。这些都可以使我们更加了解时装设计与现代艺术的交相融汇,这种艺术风格被时装设计师们广泛应用。
综上所述,几何形纹样较之自然形纹样的自由无拘而言,主要表现为严密、规律、比例、节奏的理性美。花俏艳丽的几何图案被大量应用到时装上,明艳的黄、蓝、红等组合成的不规则的几何图案让时装富有立体的时尚感。可见,在现代的时装设计中,几何图形的运用已经是达到一定的境界,几何图形也越来越被人们作为表现个性的方式。简约的几何纹样在适当空间内被恰当地处理,大小不同的图形和具有张力的弧线互动,营造出生动活泼、轻松愉悦的格调,这符合轻松生活的理念。现代集合纹样的色彩,基本上也是以中性色为主,很少见鲜艳的色彩。

土家织锦纹样与现代纹样的结合创新

比较两者的形式特点后可以发现,传统西兰卡普几何纹样源于土家族山民在封闭的地理环境里,对自然万物的独特理解,对美的感悟,对自然的再创造。而现代几何纹样的成功延续,则源于现代西方美学理念的传播,它是一门学术思想在全球范围内的普遍认可。两相比较,现代几何纹样更注重的是视觉上和心理上直观冲击,因此它避免了类似西兰卡普几何纹样的更多的象征含义约束,在形式上更自由、更大胆、更奔放。而西兰卡普流传下来的纹样则是极少数经典纹样的积淀延续,它靠的是艺人之间的口手相传、祖辈相传,因此能发挥的余地较少,至于创作思想,则基本上是传统文化中大众文化基本民俗理念的具体表现,例如:平安、祈福、多子多孙、先祖崇拜、敬畏自然等等。今天我们不能不说这是西兰卡普的特色,但同时这也是今天西兰卡普纹样发展的局限。

现代几何纹样的发展和西兰卡普纹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几何纹样的抽象创造,不再拘泥于具象形式,这一点可以说是异曲同工。当然现代几何纹样的发展和运用,则完全可以借鉴西兰卡普纹样的艺术表现语言,这样可以让现代几何纹样有更为丰富的表现形式。西兰卡普纹样的发展也可以抛弃以往更多的程式化设计和象征理念,积极吸纳现代艺术理念后进行大胆创作,让传统的西兰卡普焕发出更为迷人的风采。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tujiazhijin/21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