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宋代的社会背景
北宋建制后,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割据分裂局面,与民休养生息,社会经济得以迅速恢复和发展,封建朝廷每年官用绢帛的数量比唐朝更多。一方面,因为绢帛是宋代对辽、夏属服所输岁币,向金纳贡以及对外贸易的主要物资;另一方面,宋时不但沿袭了前朝的统治机构,并增设了许多官位,只要身人仕途,还另给绫绢罗锦予以奖励。按宋代制度规定,每年必须按品级分送“臣僚袄子锦”给所有的文武百官,其花纹各有定制:有翠毛、宜男云雁、瑞草、狮子练雀、宝照(有大花锦和中花锦之分),共计七等。为适应和满足朝廷对绢帛和各式织锦的特殊需要宋代少府监下辖有绫锦院绣局、锦院等,规模都很可观。同时在成都没有转运司茶马司锦院,由监官专营监制织造西北方和西南少数民族喜爱的各式花锦。
尤其是宋高宗南渡在临安建都后,北方大批统治阶级和官商巨室以及农民、手工业者都纷南迁,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来自北方的居民竟数倍于原住民。这样,市场上的丝织品销路激增,大大刺激了南方的丝织业生产。杭州、苏州、湖州等地涌现了大批专业性较强的手工业作坊,拥有大批掌握专门技能的工匠,能生产出大量闻名全国的各色织物,如苏州的织锦,临安的织金、闪褐,梓州的织绵、绫、绮等。从此,苏州、杭州、成都成为全国丝织业的重要基地,并且其影响所及开始通过海上交通延伸到世界各地。据南宋周去非《岭外代答》和赵汝适《诸蕃志》记载,宋代的东西海上交通发达,东起中国、朝鲜、日本,西至地中海东岸和非洲东部,与中国发生贸易的国家有五十多个贸易物品包括丝织品、金银、铜、瓷器、漆器等。
然而,宋朝统治者把丝织品中的锦主要作为向异族纳贡求和的礼品,民间是不允许生产、私运和贩卖的,故在历次考古发现的宋代丝织品中,锦类织物所见不多。

宋锦的形成和兴起
宋锦,应该说它源于东吴,形成于两宋,鼎盛于明清。宋锦,顾名思义,系指宋代发展起来的织锦。就广义而言,它也同于宋代的蜀锦,当时所称的蜀锦和宋锦只是产地不同而已;按传统说法特指北宋初发展起来的产于两京、真定府及青州的锦。从《宋史舆服志》、《宋会要辑稿》所列两京真定府及青州生产的朱锦名色看,与《蜀锦谱》中蜀锦名色基本相同。

(表2-1)

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从(表2-1)可看出,在两宋时期,宋锦和蜀锦中有不少花色品名基本相同,只是产地不同罢了。因北宋锦院初建时,锦工来自蜀地,纹样也取自蜀锦,说明宋锦应来自蜀锦,它是在唐代纬锦即蜀锦的基础上变化发展起来的。同时由于宋廷南渡后,不少锦工也随之南迁,使地处江南的苏州大大发展了汉唐以来的丝织工艺技巧,其宋锦生产日益兴盛和发展。到元至正年间(1341–1368)在苏州设织造局,生产的织锦不但在结构纹样和工艺上继承了唐代的风格特色,而且有了变化和创新。到了明清时期,宋锦的图案风格、组织结构和织造工艺等已和蜀锦有所区别。它以纬面斜纹显示主体花纹,经面斜纹为地纹或少量陪衬花,其锦面匀整、质地柔软、纹样古朴,大都供装裱之用。此时的宋锦亦称“仿古宋锦”或“宋式锦”,其组织纹样和技法皆继承了宋代织锦的传统。故宋锦始于北宋“作院”和“造作局”,南宋时发展较快,元、明、清三代工艺不但相沿不衰,而且更趋精湛。

宋锦在苏州的繁荣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是在宋代开始流行的,那时的长江三角洲丰饶得就像一个巨大而股实的粮仓,故有“苏湖熟,天下足”的民谚。“吴中一年蚕四五熟,勤于纺绩”繁盛的苏州。技术水平也趋于全国领先地位,苏州地区很快出现了“丝锦布帛之饶,覆衣天下”的盛况。著名的苏州宋锦就从这时期开始逐步兴起。

苏州地处太湖之滨,千里沃野,遍地蚕桑,历来为生产锦绣之乡,是我国著名的丝绸古城。
在吴地人的心目中,没有一样东西像蚕这样宝贝、高贵,神圣,因此,人们将它视作亲生的儿子,亲昵地称它为“蚕宝宝”;将即将上山的蚕看做即将出嫁的闺女,亲热地称为“蚕花娘娘”;还建造寺庙,如苏州盛泽镇上的先蚕祠(图2-4),用以供奉、祭祀“蚕花娘娘”。每年旧历三、四月便是“蚕月”是年中最忙的车节,又是采桑,又是饲养,还要贴门神护蚕,对蚕是百般呵护。

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吴歌》里有一首关于养蚕的歌语,以通俗的语言,生动形象地反映了江南蚕农,尤其是妇女围绕养蚕活动而表现出的一片繁忙景象和一家人对美好生活的热切期盼:
四月里来暖洋洋,大小农户养蚕忙;
嫂嫂家里来伏叶,小姑田里去采桑;
公公上街买小菜,婆婆下厨烧饭香;
小孙子你莫与妈妈嚷,
养蚕发财替你做衣裳。
南朝民歌《采桑度》中有一首句句言春的采桑歌,也体现出采桑女在春的气息中充满了浪漫的绿色的欢歌情调:
蚕生春三月,春桑正含绿。
女儿采春桑,歌吹当春曲。
然而,农家养蚕的生活又是辛劳和艰难的,即使农家全力投入蚕业生产,却并未带来幸福生活,因为一番劳作为的是交纳统治者的苛捐杂税。《吴门杂咏.卷十.风俗》中的《蚕妇》这样写道:
东家西家罢来往,晴日深窗风雨响。
二眠蚕起食叶多,陌头桑树空枝柯。
新妇守箔女执筐,头发不梳一月忙。
三姑祭后今年好,满蔟如云茧成早。
檐前缫车急作丝,又是夏税相催时。
晚唐诗人彦谦的《采桑女),也形象地描绘了赋税沉重给妇女带来
的重压:
春风吹蚕细如蚁,桑芽才努青鸦嘴。
侵晨采桑谁家女,手挽长条泪如雨。
去岁初眠当此时,今岁春塞叶放迟。
愁听门外催里胥,官家二月收新丝。
旧时对于种桑真可说是精心备至,其工序按时令进行操作,非常细致。大体是:正月,立春、雨水,天晴时种桑秧,修桑;阴雨时撒蚕沙,编蚕帘,本月还要准备桑剪。二月,惊蛰春分,天晴时说桑秧,阴雨修桑,捆桑绳,接桑树。三月,清明、谷雨,天晴时浇桑秧,明雨时把桑绳,修桑具、丝车。四月,立春、小满,天晴,谢桑,压桑秧、浇桑秧、剪桑,雨后还要看地沟桑秧,还要买粪谢桑……直到十月,还修桑、把桑忙个不停。
蚕种的培育、改良和优化,是蚕桑养殖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谈到为近代苏州蚕桑养殖的发展所作的贡献,首推浒墅关蚕种场,可谓蚕桑霸主,既是江苏最大的,也是我国建场历史最悠久的蚕种场之一。浒墅关蚕种场培养的蚕种,不仅提供给全国各地的用户,如浙江福建新疆等省区还走出国门,供应给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等国,在他国异乡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甚至提供技术指导,开办蚕种场。
这里值得提的是,蚕桑学家郑辟疆先生是苏州蚕桑业科技兴起与发展的先驱。1918年他在任浒墅关蚕丝学校长之职后,即引进先进的技术,对传统量处业进行改革,并在1926年与企业专家邵申培一起集资创办“大有蚕种场”,即江苏省许墅关蚕种场的前身。因当年为丙寅年,又因浒地发音为虎,故以“虎”为蚕种的注册商标。蚕种培养和养蚕技术的创新,使蚕农经济效益大为改观,更使中国的蚕桑及丝绸业迎来了有史以来的大发展。新中国成立之前,浒关有大大小小23个私营蚕种场。1949年后,地方政府对浒关各家蚕种场先后进行“对私改造”;1956年合并成五个国营蚕种场,包括一个原种场和四个普种场。产量逐渐增多,从“文革”前一年24万余张,到改革开放后一年70多万张,而每张种子约有14000颗。孵化率都在95%-96%;桑田近200亩,生产、办公用房多达3000间,平日基本员工有500人左右,最忙时,所用季节工则要超过3000人,可见当时的育种养蚕规模确实十分壮观。
苏州吴江、吴县太湖沿岸的乡民皆以饲蚕为主要副业,农家将自育之鲜蚕茧缫制成生丝,或自织,或出售。数千年不断地传承总结,加以提高,使苏州地区所生产的生丝成为中国质量最佳的生丝,其中以明代异军突起的辑里丝为代表,其后又有香山丝问世。
19世纪60年代后,吴江、震泽一带的丝商和蚕农为适应当时国外丝绸机械织造工艺之需,将辑里丝再加工,即经过拍松,剔除糟粕,再加重摇,绕一周长1.5米,分成粗、中、细三个档次,定名为辑里干经。因为是以出口为主,又名洋经。辑里丝经可使国外丝织厂商减少一道络丝工序,颇受欢迎,欧美各国厂商称之为复摇丝,在法国里昂丝市上售价每公斤63法郎,而普通白丝仅值47法郎。辑里丝“颜色纯白,光泽艳丽,质地坚韧,弹性丰富,条份匀整,均非世界各生丝所可比拟”。在国内专供官府,用于织造宫廷丝织品,在近代还大量出口,享誉海内外市场。
清光绪年间成立了经业公所。清末至民国初年,丝经行业成为一个新兴行业,吴江西南境操持此业者达10万之众,且扩展到苏州。集中于官太尉桥一带,为苏城纱缎业供应经纬原料。
苏州蚕桑制丝业的发达,为苏州丝织业,尤其是宋锦业的繁荣打下了基础,提供了优质的原料保证。
明清时期是宋锦的黄金时代。如果说隋唐时期苏州的丝绸生产技艺和北方还有差距的话,到了明清,苏州织造则完全代表了国家水平。明初洪武元年(1368)开设的苏州织造局,位于苏州市区天心桥东面,有房屋245间,织机173张,额定岁造上用锦级1534匹,更多地承担着临时差派任务,如明天顺四年(1460)苏、松、杭、嘉、湖五府,就在常额外增造彩锦7000匹。弘治十六年(1503),苏杭两局曾增织上贡锦绮24000匹。如此等等的临时任务常常会令额定数量高出几十倍。在明代中叶,朝廷除官府、官匠织造外,不得不再雇用民间机户包揽领织,才能完成织造任务。故这时的宋锦业官办民办产销两旺,各地商贾云集,盛极一时。成化弘治年间(1465-1505)为繁盛时期。明代有“吴中多重锦,闽织不逮”之称。
明清两代有很多宋锦精品传世,如宣德年间精美绝伦的重锦“昼锦堂记”,万历年间完成的“大藏经”的裱面及织有熠熠发光的真金线的“盘绦花卉锦”,以及现分别收藏于故官博物院和苏州博物馆的王文肃夫妇合葬墓和元代的曹氏墓出土的宋锦文物等。另外,嘉靖末年(1566)严嵩的抄家物资中,有各色宋锦达87匹,也是宋锦中的精品。据嘉靖年间《吴邑志》记载,明中叶时苏州有“东北半城,万户机声”之称,可见苏州东北半城专业丝绸生产区域的景象。
清初宋锦织物的作用范围扩大。清代的苏州织造局(详见于后)的产量规模均为“江南三织造”之首。康熙、乾隆年间(1662–1795),苏州进入了宋锦历史上的全盛时期。坐在织机的花楼上面的牵花工口唱手拉,按挑花纹样提综,坐在下面机坑潭里的织工闻歌默契配合,每提一次综,就织人一根纬线,织机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织人千万万根纬线,就形成了一匹匹织锦。延续到清代的乾隆盛世,苏州仍然“那城之东皆司机业”。除了织造丝绸锦缎结综掏泛插丝调经,牵经接头挑花结本等众多辅助行业也在东北半城聚集。当时苏州有十几万人从事与丝织相关的行业。“东北半城,万户机声”的盛况,造就了苏州的高度繁荣,引来了皇帝的多次南巡。
乾隆二十四年(1759),苏州画家徐扬绘制了长达12.55米的巨幅纪实图画《姑苏繁华图》,又名《盛世滋生图》(图2-5),以恢宏的气势,形象地反映了苏州城市商贾云集、商店林立、贸场繁盛的景象。

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画面中,“阊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水流,列肆招牌,灿若云锦”。仅标出有市招的店铺就达230多家,共50多个行业。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丝绸业的店铺与行会,多达14家,其中最大的一家有七间门面,还有一家两层楼五间门面,可以看出当时苏州丝绸织锦业的繁荣。
据《苏州府志》记载,当时生产织造的品种花色仍有海马、云鹤、方胜、宝相花等均是以宋代和明代流传下来的纹样仿制生产的,故又称仿古宋锦。宋代早期的图案年久失传,直至康熙年间,始有人从泰兴季氏处购得《淳化阁帖》宋裱十帙,揭表其上所裱宋锦二十种,转售给苏州宋锦机业,使早期失传的宋锦珍品得以恢复重新组织生产,并加以创新改良,使其胜于原貌,使这些早期失传的宋锦图案又能恢复生产。
其中《淳化贴宋锦帙》,上面写着“坚瓠第五集,秘锦向以宋织为上,泰兴季先生,家藏《淳化阁帖》十帙,每帙悉以宋锦装其前后,锦之花纹二十种,各不相犯。先生殁后,家渐中落,欲货此帖,索价颇昂,遂无受者。独有一人以厚赀得之,则揭取其锦二十片,货于吴中机坊为样,竟获重利。其贴另装他综,复货于人,此亦不龟手之智也。今锦纹愈出愈奇,可谓青出于蓝而青胜于蓝矣”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西方极乐世界图轴”(图2-6)就是乾隆时期苏州织造局织造的宋锦中的重锦:该图轴结构之复杂,图案之精美,色彩之丰富,工艺之精湛,堪称稀世珍宝(详解于后)。另外,“云地宝相花纹重锦”及“加金缠枝花卉天华锦”等,也均为苏州宋锦中的精品。

 

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清代的苏州织造局
因苏州宋锦大部分系在苏州织造局制织,所以在这里对苏州织造局略作介绍。
苏州织造局设于顺治三年至光绪三十二年(1646–1906),历时260年。织局机构分为南北两局,南局亦称总织局,设在葑门城内带城桥东下塘(今苏州市第十中学),其范围东至学校健身房,西至大仙庙,北至孔府史巷,南至河沿,全部面积约60亩。初建时有大门前后5间,验缎厅3间,机房196间,铺机400张,绣缎房5间,局神祠7间,染作房5间及其他用房20余间,由工部侍郎陈有明总理其事。北局亦称织染局,设在城中察院场以南200步,玄妙观东,西临开心桥,原为明代织染局旧址改建(今北局人民商场-带)。计有机房76间,染房5间及其他旧房,派满官司尚志督理。两局共铺机800张,额设匠役2602名。顺治十年(1653),改派工部右侍郎周天成并管两局,又经重修扩建大堂3间,头门、仪门、库房各3间,机房增为214间,并改称为苏州织造公署。康熙十三年(1674)改为苏州织造衙门,并在二十年至二十二年(1681–1683)又经两度重修,并增建机房。雍正三年(1725)织机数减为710台。乾隆年间又减至663台,匠役2175人。咸丰十年(1860)在太平军与清军的战争中,两局全毁。至同治二年(1863)织局恢复,合并两局为总织局,局址移至南石子街十号(今大儒小学)。当时局内有妆蟒花缎正匠253名,每名随匠役2名;素机正匠4名随匠役1名;工匠767名及局役242名;铺机257台。同治十一年(1872),清政府委派德寿为三品衔织造臣,负责重修苏州总织局,并兼任浒墅关税务使。重修房廊共计400余间,及司库、笔帖式等官署用房。修复后的织造衙门设有织造部堂、织造府堂(付)和四个织造笔帖式官吏(民间称之为四蟹一蟾),此外尚有书吏及书办各十余人,职管6人。其下分为:东库堂有官司差机户320名,主办织造缎匠,兼办锦缎罗绫绉;西库堂主办刺绣、缂丝。南局用房分为头门、三门、大堂、暖阁、老门、二堂、七房(五开间)、东花厅、东签押房、库房、西花厅,最后为局神祠(大仙殿)和其他用房。

宋锦-宋代织锦的形成和兴起
苏州织造局属“江南三织造”管理体系之一,规模最大,织造、练染及缂绣工艺也较完整,故所织产品闻名于世。康熙时孙佩所著《苏州织造局志》,为我国历代官司府织造存世史志的孤本,尤为国内外丝绸史学界所珍视。
苏州织造局的主要任务是织造“大运”(亦称正运)绸缎,至于上传物用的绸级须再进贡,主要有年节贡端阳贡和万寿贡三大节贡。此外,还有很多临时性差派,可谓名目繁多。据同治,光绪年间不完全统计,苏州织造奉旨派办的就有:同治光绪帝大婚,乐部和声署鼓衣袍袖,皇太后万寿,内府驾衣等差事,每次所费最少数千两,多达14万两,耗费惊人。在故宫档案资料中查到的苏州织造报销的黄册项目共19宗,耗银总数达1061671.48两。而且,晚清期织造耗用更大,如光绪皇帝的大婚典礼中江南三级造制办皇后妆奁及赏赐所用绸缎280余匹及绢线等数千斤,其中苏州织造制办的有1130匹,用银即达17.9万余两,清王朝穷奢极侈、不体恤民艰的腐败生活由此可见一斑。苏州织造局对龙袍类织物的织造生产,以技术高超而著称,尤其是缂绣锦缎类工艺产品,对工艺图案要求严谨,包彩上基本染色共有36种,其中上用22色,官用14色。日常织造生产的主要品种有各式宋锦、丝绒、闪缎、闪锦缎、蟒缎、花宫绸、江绸、宁绸、素缎、花缎、云缎,妆花缎、片金缎、暗花缎、织金缎、彩纱、寿字纱、教子纱、漏地纱、水纱、御览纱,清中晚期又生产暗花漳缎、漳缎、陀罗尼经被等。
苏州织造局遗址(图2-7)现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现在苏州第十中学内,尚存大门、仪门、暖阁、堂舍及花园、鱼池、瑞云峰太湖奇石、砷刻等,可供中外游客游览、参观。康乾两朝皇帝执政时,曾先后12次南巡苏州,均驻于苏州织造府行宫。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ongjin/8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