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时期的织锦

宋初在五代十国残破的基础上,不断施行了恢复农业生产的一系列措施,到真宗(赵恒,9989 1022)末年,便出现了“户口著庶,田野日群”的景象,正如宋初诗人所歌颂的“稻穗登场谷满车,家家鸡犬更桑麻”。
同时,北宋时期由于北方兵祸连绵,养蚕、缫丝生产很多停产,而吴越却未经战争破坏,封建朝廷在“天下丝缕之供皆在东南,而吴丝之盛,唯此一区”的情况下,对南方的丝织业更为重视。自赵匡胤建立宋朝后,扶持农桑奖励蚕织的诏令就屡见不鲜,因此江南的丝织生产在唐末五代较好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起来。据《宋会要辑稿》记载,上供的丝织物中北方各路仅占四分之一.而苏浙却占了三分之一。
宋元时期,江南丝织业的规模、水准、工艺技巧、品种结构和花纹色彩不断发展丝织品种门类繁多。缎类织物也已出现缂丝更是达到了鼎盛时期,锦类除蜀锦外,又相继形成了风格各异的宋锦和云锦等著名锦类。
宋代丝织品实物出士以福州黄异墓、江苏金坛墓、宁夏西夏陵、江西德安湖南衡阳、常州前村等处为多。苏州虎丘塔和瑞光塔也有宋代丝织品出土。1978年,苏州在整修盘门端光塔时,发现了五代末北宋初的一批文物,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刺绣织锦类丝织品,如孔雀羽毛锦。该锦现收藏于苏州博物馆。
13世纪后半叶,蒙古人主中原后,织金锦开始兴起。织金锦又称“纳石失”,即在织锦中配置金银线(有捻金线和扁金线两种),使织成的花卉、景物格外光彩夺目、富丽堂皇,令当时到苏州的马可.波罗大开眼界,赞叹不已。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也有这样的描绘,“苏州产丝盛饶,以织金锦及其他织物”。如“盘绦四李花卉宋式锦”就是在宋锦中织入了金线。云锦中的妆花金宝地、妆花纱妆花段等也都是加织金线的。也有在单色平纹绢地上,局部挖织或抛织金线花纹的织金锦,这些都可统称为“织金锦”,在元代十分盛行。
元代丝织品除在内蒙古,黑龙江、甘肃等地出土较多外,新疆、江苏和山东等地也均有出土。
1964年,在苏州吴县盘溪小学内又发现了元末吴王张士诚母亲曹氏墓(亦称娘娘墓),出土了大批锦缎绫绢的衣物被褥,如织锦缎被、提花龙凤衣带绣花鞋、正反云龙缎以及各种花纹图案的丝织锦袍、袄、裙等,质地精美,实物大都完好。(图1-14)和(图1-15)分别为花中野兔纹织金锦和蟒凤纹提花织金锦。

(图1-14)

 

宋元时期的织锦

(图1-15)

 

宋元时期的织锦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ongjin/8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