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锦的艺术风格

早期宋锦的艺术风格
从新疆阿拉尔出士的北宋锦袍分析,其袍料有“球路双鸟纹锦”、“球路双羊回纹锦”、“灵鹫对羊纹锦”、“重莲团花锦”等。其锦纹上的球路对鸟、双羊、双兽等均为唐代流行的“陵阳公样”,构成式样和组织排列带有波斯图案的风格。此类纹样从题材到图案变化手法,也深受西亚和拜占庭艺术风格的影响。《唐六典》提到的“蕃客锦袍”阎立本《步辇图》中的来使袍饰,都可在阿拉尔墓中的袍料中找到。可见北宋的织锦在内容和风格上仍继承着隋唐的传统风格。

宋后期织锦风格的变革和创新
宋代中后期,其丝绸织锦的艺术风格并没有被唐代装饰性较强的图案风格所束缚,而且注人了富有时代特色的写生风格。当时的画院画风内容追求“诗情画意”,形象刻画、细腻生动,丝绸上不少花鸟形态十分写实。从福建福州黄异墓、江苏金坛南宋周禹墓、苏州虎丘塔等地出土的不少丝绸匹料、袍料、残片以及部分宋锦传世品,均反映出了这种写实的风格。

(图7-1)

宋锦的艺术风格
据历代文献记载,宋代织锦在花纹和色彩上可以说是丰富多彩,名目繁多。董其昌撰《筠清轩秘录》卷下说:“宋之锦样,则有刻丝作楼阁者、刻丝作龙水者、刻丝作百花攒龙者、刻丝作龙凤者、紫金阶地者、紫大花者、五色簟文者(一名山和尚)、紫小滴珠方胜鸾鹊者、青绿簟文者(一名阁婆,一名蛇皮)、紫鸾鹊者(一等紫地紫鸾鹊,等白地紫鸾鹊)、紫白花龙者、紫龟纹者、紫珠焰者、紫曲水者(一名落水流水)、紫阳荷花者红霞云鸾者黄霞云鸾者(一名绛霄)、青楼阁者(阁一作台)、青天落花者紫滴珠龙团者、青樱桃者皂方团白花者、褐方团白花者方胜盘象者、球路者、衲者、柿红龟背者樗蒲者、宜男者、宝照者、龟莲者天下乐者、练鹊者方胜练鹊者绶带者、瑞草者、八花晕者银钩晕者细红花盘雕者、翠色狮子者、盘球者水藻戏鱼者、红遍地杂花者红遍地翔鸾者、红遍地芙蓉者红七宝金龙者、倒仙牡丹者、白蛇龟纹者、黄地碧牡丹方胜者、皂木者。”《绫引首及记》里则有:“碧鸾者、白鸾者、皂鸾者皂大花者、碧花者薑芽者、云鸾者、樗蒲者、大花者杂花盘雕者、涛头水波纹者仙纹者、重莲者、双雁者、方旗者、龟子者方觳纹者、枣花者、叠胜者、辽国白毛者、金国回纹花者、高丽白鹫者花者….其他如费著之《蜀锦谱》、陶宗仪之《辍耕录》、周密之《齐东野语》文献以及《宋史。與服志》诸文献中,所记锦的花色还有:八达晕云雁、真红、大窠狮子、双窠云雁、宜男百花、青绿瑞草云鹤、青绿如意牡丹真红穿凤、真红雪花球、真红樱桃真红水林檎、天马、聚八仙宝照灯笼、青红捻金等。宋代朝廷主持茶马贸易的“茶马司”,还在四川特设锦坊,织造西北和西南少数民族喜爱的宜男百子锦、大缠技青红被面锦宝照锦珠路锦等作为茶马司交换的物资。
同时,根据宋代制度,每年,必按品级分送“臣僚袄子锦”,共计七等,给所有高级官吏,各有定花纹。如翠毛、宜男云雁狮子、练雀、宝照大花锦、宝照中花锦等七种名目,另有倒仙球路、柿红龟背等。当时官宦巨室的穿着都是应时应景的花纹,“张贵妃又尝侍上元宴于端门,服所谓灯笼锦者”。上元灯节时服灯笼锦(图7-2、图7-3),其他四时节日服用的花样也都具备,“靖康初,京师织帛及妇人首饰衣服,皆备四时。如节物则春播、灯球、竞渡、艾虎、云月之类;花则桃、杏、荷花、菊花、梅花,皆并为一景,谓之一年一景”。

宋锦的艺术风格宋锦的艺术风格
其中在元宵节时穿着以灯笼为题材的服饰,织锦、刺绣、缂丝等各种制作手法应有尽有。这类题材一直流行至明清时期的袍服上,其中有“灯笼纹天下乐锦”、“五谷丰登灯笼纹锦”、“长寿乐灯笼纹锦”、“元宵节令灯美景刺绣圆补”、“缂丝八团灯笼锦袍”以及“江南织造臣七十四灯笼纹锦”等。
另外,宋金时期,新疆兄弟民族回鹘人即擅长织金工艺,并向中原地区介绍了这种织造技术,故在宋锦中加金线以及衣服以金为饰的风气在当时大为流行,这样就使部分宋锦显得光采夺目,富丽堂皇。如前文所讲到的故官博物院收藏的“花卉盘绦纹宋式锦”就是加织金线的一种宋锦。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ongjin/4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