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锦的主要品种

蜀锦的主要品种

根据纹样图案与色彩构造的不同,不同锦面具有不同的艺术视觉效果,据此蜀锦产品可分为“方方”锦、“雨丝”锦、“月华”锦、“浣花”锦、“铺地”锦、“通海”缎、“民族”缎等。
“方方”锦
所谓“方方”蜀锦,就是在锦面上出现纵向或横向色经色纬交织,或提花成条,彩条相交成方格,方格内设图案花纹的提花织锦。梅兰竹菊、多子石榴、梅鹤争春、八宝八吉、莲子莲花等都是方格内常饰图案。方格纹样规矩,方格内纹样灵活多变,整体图案呈现出一种严谨与灵动结合的艺术之美。它不同于汉代的流云、动物、植物、文字等纹样图案,给人一种新颖之感。“方格兽纹经”锦、“联珠棋格方方锦”、“八宝吉祥方方”锦、“菱格五毒方方”锦等都是典型代表。
“方方”蜀锦孕育于战国秦汉时期,从北魏到唐代,从唐代到宋、元、明、清,蜀地“方方”锦随着织锦工具和技艺的不断改进和提高,在纹样图案、色彩及织造技艺上都不断创新,形成了“方方”锦在蜀锦中的独特风格。“方方”锦具有浓厚的时代特征和生活气息,从产品孕育到发展与提高,直到成为盛誉晚清的蜀锦“三绝”之一,它经历了漫长历程,在这一过程中织锦艺人利用各种各样的表现技巧,充分发挥蜀锦的传统技艺,使其锦面艺术更加形象生动,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方方”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曾被选作我国领导人出国访问的国家级礼品。
“雨丝”锦
“雨丝”锦锦面由白色和彩色的经线组成,以一白一色经丝为“雨”,“雨”内色经由多逐渐减少,白经由少渐多,按一定比例逐步过渡,形成色白相间,产生色光对比明亮的丝丝“雨条”。“雨条”上再饰以各种花纹图案,给人一种轻快、舒适的韵律感。它与“月华”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用色白经条的宽窄来实现深浅过渡的视觉效果。彩条的配色一般多用比较明快艳丽的对比色,彩条宽窄既可调和对比强烈的色彩,又可突出彩条之间的花纹。“雨丝”锦的品种较多,有小雨丝、大雨丝、单色和多色彩条雨丝等。其图案内容丰富,因而常以各种图客花纹给产品命名。如:“龙凤雨丝”、“双龙喜珠雨丝”、“牡丹雨丝”、“金鱼雨丝”、“文君听琴雨丝”等。
月华”锦
“月华”锦,是由汉唐时期的晕裥锦发展而来,也就是锦面多色彩条晕裥锦。一条完整的晕裥彩条,被称为一个“月牙”。晕裥“月华”锦的工艺特点主要体现在,它由染色、牵经时的经丝排列、色筒子的增减及变换上耙排列,来实施晕裥色彩在锦面自然渐深或渐浅,具有中国画的晕色效果,节奏和谐犹如雨后彩虹,具有高超的色彩变化技艺。月华”锦以“月华三闪”锦、“月华”锦被、“月华雨丝”锦等为代表。
一提起“月华”,人们总是联想到月亮的清幽光晕,因此我们推断月华”最初的艺术构想是受到了月光的启迪,而制作者的本意,也正是要把他在某一瞬间从月光所获得的灵感在锦上再现,使天上的月光在人间大放异彩。当一幅“月华”锦展现在人们眼前,它立即会闪出一道道美丽朦胧的光晕,若明若暗,时隐时现,给人一种“紫烟凌凤羽,红光随玉軿”、“方晖竟户人,圆影隙中来”的真切感受。在那无限柔和的光晕之中,点缀着各式各样的图案花纹,游鸾翔凤和奇花异卉,实在是“丝中传意绪,花里寄春情”,在不知不觉间,把人带入“照雪光偏冷,临花色转春”的诗般的意境里。
“浣花”锦
“浣花”锦又称“花”锦,是宋代蜀锦艺人受到“流水泛波”的启发而设计的一个品种,是对“落花流水”锦的继承和发展。又据说这种蜀锦是因在锦织成后,多在锦江上游的浣花溪水内洗涤而得名。“浣花”锦分绸地、缎地两种,纹样极为丰富,如大小方胜、梅花点、水波纹等,风格古朴典雅,是清末民国时期比较流行的一个品种。
“铺地”锦
“铺地”锦即“锦上添花”锦。缎纹组织上采用几何纹样或细小的花纹铺地,形成规矩的地面花纹,再嵌以五彩斑斓的大朵花卉,如宝相花、牡丹花等,主花在地纹的烘托下显得更加色彩艳丽、层次分明。有的铺地锦加金线织造,极为富丽堂皇。
“通海”缎
“通海”缎又称为“满花”锦或“杂花,锦面上的图案为多种单色或复色纹饰,且带有一定的民族风格和地方色彩,百鸟朝凤,瑞草云鹤、五谷丰登、如意牡丹、龙爪菊等图案最为常见。常以五枚或八枚缎纹作地,彩色纬线显花。
民族缎
民族缎一般采用多色彩条嵌人金银丝织成,用做民族服饰、宗教装饰等,深受兄弟民族的欢迎。经纬线用纯桑蚕丝交织,有单色和加金线织造两种。其特点是锦面上的图案从经纬线交织中显现出自然光彩,富有光泽。常见的图案有团花、葵花、“万”字、“卍”字、“寿”字等。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hujin/70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