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锦纹饰特点

蜀锦作为一种丝织提花织锦,是蜀地历史文化的典型代表。它既具有宋锦、云锦的共性,又具有蜀锦自身的特点。在几千年历史发展进程中,蜀锦受到地域环境、历史文化、风俗习惯等因素的影响,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蜀锦的风格特征综合体现在纹饰、色彩、组织结构,以及每个朝代赋予蜀锦的不同意义等方面。
蜀锦的纹样图案,是古蜀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蜀地是道教发源地,受道教文化影响颇大.”吉祥寓意”是蜀地民族传统思维,因此蜀锦传统的纹样包涵精巧的构思和含蓄的寓意,体现蜀锦纹样图案的“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其图案题材内容广泛而丰富,蜀锦艺人根据他们的生产实践和艺术实践,善于从大自然、日常生活、历史故事和神活传说中取材,创造了千姿百态、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锦缎纹样。常用的纹样图案有:狮、虎鹿、象、孔雀、蝙蝠、鸳鸯、蝴蝶、金鱼、蜜蜂、寿龟、云雁、仙鹤、吉羊、牡丹、莲花、芙蓉、综合变形的宝相花以及象征顺利的寿福字一“福”、“寿”、“贵”、“回”及其变形字体。此外还有寓合纹样,根据以上的动物、植物或文字等素材,用其形、择其义、取其音,组合成含有一定的寓意和象征性的图案纹样,这也成为古蜀锦的纹样图案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组合图案,常常寄寓着喜庆、吉祥、幸福、长寿、如意或颂祝等美好涵义。
战国时期的蜀锦纹样
此时期蜀锦纹样从周代的严谨、简洁、古朴的小型回纹等纹样发展到大型写实多变的几何纹样、花草纹样、吉祥如意的蟠龙凤纹等,如“舞人”锦、“龙凤条纹”锦(图3-1、图3-2)。它们以几何图案为骨架,人,动物巧妙设置,紧凑、均勾、执章有序、展现了战国时期社会思想政治的自由,经济文化生产的繁荣景象。“舞人”锦图案独特,游龙、戏凤、麒麟等动物与舞人巧妙结合,燕歌扬舞,天地同乐,展现了战国时期“和谐繁荣”的时代风貌。

古蜀锦纹饰特点古蜀锦纹饰特点
汉代的蜀锦纹样
汉代蜀锦纹样特点为飞云流彩。考古出土的古蜀汉锦中,有云气纹,文字纹,动植物等纹样,其中以山状形、涡状流动云纹为主,这种纹饰有云气流动,连绵不绝的艺术效果。仅汉代的蜀铺纹样中变化着的云气纹样,就使缎面上自然形成一种典型的汉代风格。
祥鸟瑞兽是此时期较为流行的纹样。以动物为题材的蜀锦常侧面剪影式地表现动物,内容丰富、姿态各异,停立、奔走、回首、争斗,不仅形态生动,而且气势宏伟。如“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整幅纹样虎豹延视,狮熊交战、蛟龙委蛇、万兽云布,俨然展现了一幅天地和谐的画面(图3-3)。此外茱萸也是汉代蜀锦实用最多的一种纹样,同时它也是我国最早出现的植物纹样之一。古有佩茱萸驱灾辟邪之意,汉代蜀锦中茱萸纹造型精巧,装饰优美,具有典型汉代文化的风韵(图3-4)

古蜀锦纹饰特点古蜀锦纹饰特点
此时,汉代还有一种特殊的织锦,1934年12月在蒙古塞楞河上游的诺因乌拉山坡上匈奴古墓群中发现了一座公元前1世纪的汉墓,其中一幅有双禽、山岳、树木纹(图3-5)的汉锦非常引人注目。锦上织的不是流云走兽、茱萸铭文,而是隐约可见的雄伟秀丽的自然风光。图案的中心是两座陡峭兀立的石山,山林绝壁,险峻异常。两山崖间狭长的深谷中,长有一棵高挑细长的乔木状蕨类植物,树身主干并无分枝,对称的六片大型羽状复叶从树身两侧直接伸出。另两座石山的崖间,稍宽的深谷中长有一棵珊瑚状枝干的奇树,五条粗壮的枝干似是从根部直接伸出向上生长。最中心枝条上长有三个蘑菇状冠头,中心两侧的枝条上各有两个同样形状的冠头,最外侧的两条枝条上则各长有一个冠头,这样整棵树上共长有九个蘑菇状的冠头。两座石山的山顶上各有一只前倾的凤鸟,面向这棵珊瑚状枝干的奇树。此图案正好与《山海经》中提及的“太阳神话”与“羿射十日”神话传说相切,为汉代纹饰中少见的神话题材。

古蜀锦纹饰特点
唐代的蜀锦纹样
唐代是蜀锦发展史最光辉的时期,这时期的纹样图案丰富多彩,章彩绮丽,尤其流行“团窠”与折枝花样,前者为“陵阳公样”,后者为“新样”。“陵阳公样”是益州工官窦师纶吸收波斯萨珊王朝的文化精华,结合本民族文化的特点而创造的唐代风行一时的著名锦样,其特点是以团窠为主题,外环围联珠纹,其团窠中央内饰对称,多隐喻吉祥、兴旺、发达、雄健、权威。著名锦样有对雉、天马、斗羊、祥凤、游麟、对龙、对鹿、对鸡,对鸟、对孔雀等,纹样均齐对称,深受欢迎,流行百年之久(图3-6)。

古蜀锦纹饰特点
“新样”是唐代开元年间益州司马皇甫所创,主要以花鸟,团花为题材料,以对称的环绕和团簇形式表现,与陵阳公样”的团窠截然不同,后人称之“唐花”。其题材常采用荷花、宝相花、葡萄、壮丹、芙蓉、忍冬、鸳鸯、白头翁、朱雀、鹭、鹤等。寓意吉祥的“宝相团窠花鸟纹”锦(图3-7),以真红、绿、棕、蓝五色宝相花为中心,由中间这朵八瓣团花与外围八朵红蓝相间的小花组成团窠,团花四周百鸟争春,蜂鸣蝶飞,显现一派春意融融、生机勃勃的景象。

古蜀锦纹饰特点
花鸟纹样在唐代中期十分流行,并生产出许多精美的产品,如半臂背子。安乐公主出嫁时蜀地进奉的“单丝碧落笼裙”,用细如发丝的金线织成花鸟,“花卉鸟兽皆如栗粒”,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
宋元时期的蜀锦纹样
宋代蜀锦以冰纨绮绣冠天下,技艺之精湛、锦纹之精美,不仅继承了唐代的风格,更有了创新和发展。一方面,发展写生纹样图案,突破了唐代对称纹样与团窠放射式纹样的固定格式;另一方面,又发展应用了满地规则纹样,纹样题材既保持了宋代传统,又有了新内容。其主流纹样一是寓意古祥的传统纹样,如百花孔雀、瑞兽云鹤、风穿社丹、如意牡丹、折枝如意花纹,二是在圆形、方形、多边几何形图案骨架中几何图案纹的旋转、重叠、拼合、团叠,如“八答晕”锦“六答晕”锦,均采用牡丹、菊花、宝相花图案虹形叠晕套色的手法,在纹样的空白处镶以龟背纹连线等规则纹充满锦缎,达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具有特殊风格;三是在宋代锦样中还有一种特别值得称道的“紫曲水”的图案,“紫曲水”俗名“落花流水”(图3-8),唐诗曾有“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以及宋词“花落水流红”等诗句,给蜀地织锦艺人以启迪与灵感。“紫曲水的纹样造就了别具一格的“落花流水”锦,其花一般都是以梅花或桃花为题材,体现了织锦艺人如流水般的艺术生活。“落花流水”锦未见有宋代实物传世,明代遗存十分丰富。1979年,成都西郊明墓曾出土一件“落花流水”锦锦衣残片,锦料虽年久褪色,但纹样图案完整清晰,仍可见到蜀锦“紫曲水”纹样图案的特殊风貌。在这幅锦样中,散落的梅花漂浮于水纹之上,波随风动、花随水流,情趣深厚、韵味无穷。

古蜀锦纹饰特点
此时,还有一种非常流行的锦样——“灯笼”锦(图3—9),又公”庆丰年“、“天下乐”,它一直流行到明末清初,所传不下百十种纹样,此类锦样形制奇巧、纹饰精美,被称为“奇锦”。纹样中灯壁垂挂吊珠名曰”珠联璧合”,如果灯下悬坠一条玉鱼,则又成了“吉庆有余”,灯旁悬结谷穗,灯下有蜜蜂飞动,意为“五谷丰登”。“灯笼”锦以谐音和隐喻来表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每到传统住节,各种花灯相继舞于市,各府邸衙门亦亮灯烛,家家灯火、处处管弦,呈现出一派华灯齐放、艳彩映天的良辰美景,织锦艺人便在这如此绚丽多彩的生活启迪下,创造出了“灯笼”锦,此类纹样寓意着一派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生活美好的时代景象。

古蜀锦纹饰特点
元代的蜀锦纹样
此时的蜀锦在织造技艺、产品风格及纹样图案仍保持着唐宋的风格的同时,还受到波斯的影响,产品纹样图案上大量使用金线织造,此方式为元代织锦的一大特点,被称为“纳石夫”或“金搭子”。蜀人何绸为隋文帝仿制波斯送的织锦袍,质量优于波斯,而且蜀地金箔技艺历史悠久,细如发丝的金丝在元代广泛使用,据元人戚辅之《佩楚轩客谈》记述,蜀地主要流行的锦样有“长安竹”、“天下乐”、“宝界地”、“八答晕”“铁梗襄荷”、“雕团”、“象牙”、“宜男”、“方胜”、‘狮团”等,此时蜀地的“十样锦”与以往不同,都采用金线织造,锦样更加富丽堂皇。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hujin/5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