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锦发展简史

四川盆地及周边地区(古称蜀国)桑蚕丝绸业起源很早,是中国丝绸文化发样地之一,故称“蚕丛古国”。蜀锦是四川丝绸文化的代表,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蜀锦具有古老的民族传统风格、浓郁的四川地方特色、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蜀锦以北精美而生动的图案、艳丽而经久不褪的色彩、坚韧的质地,以及精湛的手工技艺记载着历史、传承着文化。蜀锦内涵丰富、影响深远、传播广泛,它不仅代表着古代四川丝绸文化的繁监,也对后来丝绸织锦业的发展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四川的人文地理环境培育了其独特的历史文化,而桑蚕丝织是巴蜀文明兴起的重要标去。关于桑蚕丝织的起源,在中国古代典籍中有许多神话传说: 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古蜀的蜀山氏、蚕丛氏等部落,即以养蚕著称,至轩辕黄帝时代,黄帝元妃一西陵氏嫘祖发明了 驯养家蚕和抽丝编绢之术;而有关马头娘的民间传说,为以后巴蜀的养蚕、治丝茧、织绢锦孕育了条件,其凄美的故事折射出四川蚕桑的悠久历史。据《华阳国志。巴志》记载:“禹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巴蜀往晋”,由此推断距今四千多年前的蜀国已能生产丝织品“帛”了,而帛即为最初的锦。对从三星堆出士的商代石器、陶器、青铜器、纺轮的研究表明,在商代,蜀地就拥有纺制不同规格的丝线及织造、刺绣的能力。春秋战国时期,据《尚书》记载,时人把成都出产的锦专称为“蜀锦”,以区别于其他丝织品。著名学者沈从文先生在《蜀中锦》中提到:“蜀锦是成都地区生产的一种花锦”, 明确了蜀锦的地域特征。
历年来出土文物,也佐证了四川特有的人文地理环境中的栽桑养蚕、丝织技艺的历史。如1974年12月,宝鸡茹家庄鱼氏族墓葬内发现西周时期数量众多、规格不一的玉蚕及桐树叶片、刺绣、辫痕和大量丝织品实物,丝织品有斜纹显花的菱形图案“绮”,可见在周代,蜀地丝织技艺已从平纹、变化平纹组织提高到斜纹提花“绮”。
1975年7月,成都交通巷出土了四件不同样式的西周铜戈,戈柄两面的正中装饰有蚕形的图像,体现了蜀国社会经济和文化中养蚕业的繁盛。1965年,成都百花潭出土了一件蜀国本土制造的战国铜壶,壶表层刻有欢腾的栽桑采桑场景 (图1-1),表明在当时栽柔养蚕已是重要的社会生产活动。

蜀锦发展简史 (图1-1)
春秋战国时期甚至更早,就已初步形成了“南方丝绸之路”,这条路上商人们把蜀地的丝织品和其他货物销往印度、缅甸,继而又转运中亚。中国丝绸输入印度的路径有缅甸道、西藏道、安南道、南海道、西域道五条,以缅甸道开辟最早,它由长安、咸阳经成都下宜宾,西出雅安,再经云南保山、腾冲到达缅甸和印度。从成都到印度的一段称为“蜀身毒道”,由灵关道、五天道、黔中古道、永昌道四条古道组成,正由于它始于丝织业发达的成都平原,并以沿途的丝绸商贸著称,因此也被历史学家称为“南方丝绸之路”。
战国后期,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张仪、司马错带兵,征服巴蜀,修建成都城,并在成都东南隅围城建织锦工场,设“锦官”督造,将其称为“锦官城”。当时,蜀地织锦生产已成为一项重要产业。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蜀地织锦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秦汉时期,据《史记》记载,四川的丝、绵、布、帛之饶,衣覆大下,蜀锦被誉为丝织技艺的“双壁”之一. 成都因此得名“锦官城”。据谯周《益州志》记载:“织锦既成,濯于江水,其文分明,胜于初成”,濯锦之江曰“锦江”,锦工濯锦之地称为“锦里”,锦官居住的地方称“锦官驿”,可见当时织锦之盛。奏汉时蜀锦已畅销全国,锦缎纹样形式繁多,内容吉样,融儒、道、释的思想精华, 显示了织锦技艺的高超水平,以至时人认为中国之锦“成都独称妙”。1975 年,成都士桥曾家包出土汉代大型浮雕石,中部刻有织机两架,这证明汉代的成都,丝织业已经比较发达。1995 年,新疆尼雅出士汉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说明蜀锦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贸易品远销到西域,同样也证明汉代蜀锦织锦之兴盛。
秦汉时,成都已成为全国丝绸重要产地。蜀地丝织技术不断发展,对外贸易量大幅增加。汉武帝建元三年和元朔三年,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了东西方贸易要道,西北“丝绸之路”自此形成。蜀地丝织品通过蜀道运送到西北“丝绸之路”的起点站一长安,再由长安中转至西域西亚、欧洲诸国。据《华阳国志》及《前汉书.地理志》记载,汉武帝时,成都已有住户7万家之多。西汉扬雄在《蜀都賦》里这样描述:“若挥锦布绣,望芒兮无幅。尔乃其人,自造奇锦…….发文扬彩.转代无穷。”表明当时生产的织锦品种花色繁多,丝织业繁盛。东汉朝廷奖励农桑,蜀锦继续发展。三国时期,诸葛亮也十分注重农桑,设“锦官”管理织锦产业,使蜀锦有了很大发展,他在北征时提出“决敌之资唯仰锦耳”,可见蜀锦成为蜀汉持国的主要经济来源。他在南征时,又把蜀锦技艺传授给各地百姓,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织锦技术也有很大发展。
晋代及南北朝时期,朱启钤在《丝绣笔记》中提到:“自蜀通中原而织事西渐,魏晋以来蜀锦勃兴……遂使锦绫专为蜀有。”从而说明魏晋是蜀锦生产和外输的一个高峰时期。公元420年,南朝刘宋时期,丹阳郡(今南京)郡守山谦之从蜀地招募织锦”百工”,在宛城“斗场市”建立“斗场锦署”,使蜀锦记忆传播于江南。
隋时,成都“水陆所凑,货殖所萃”,织造的绫锦,质量精美“侔于上国”。唐代有“贞观之治“和“开元之治” ,唐代蜀锦无论生产规模还是技艺都进入到一个鼎盛时期,蜀锦生产遍布川中。蜀锦代表着中国古代丝织技艺的最高水平,并被视为唐锦代表。作为贡品的《兰亭序》文字锦,被作为珍品藏入宫中,安乐公主定制的“单丝碧罗笼裙”飘似云烟,灿若朝霞, 更是天下绝品。此时的蜀锦纹样又融合了传统与外来文化的精华,更显得雍容华贵、绚丽多彩,彰显出了盛唐文明的大度和风采。丝绸锦缎的高超技艺与鼎盛的封建文化相得益彰,产品更加精美纤丽,唐诗中对蜀锦的溢美之词俯拾即是,其中刘禹锡的《浪淘沙)写道:“濯锦江边两岸花,春风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鸳鸯锦,将向中流匹晚霞。”
朱启钤《丝绣笔记》中记载:唐玄宗天宝年间,四川进贡的五色丝织的背心很精致,一件“ 费用百金”,被作为“ 异物”和犀簪、暖金之类特殊工艺品一起珍藏于皇宫。明代曹学佺《蜀中广记》卷六十七记载:唐中宗安乐公主出嫁时,蜀地进奉的“单丝碧罗笼裙”用细如发丝的金线织成花鸟,”花卉鸟兽皆如粟粒”,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唐末陆龟蒙《纪锦裙》记述:在友人御史赵郡李君家所见一条蜀锦裙,锦样饰有大小不同、神态各异的鹤与鹦鹉各二十只,口衔花枝正欲展翅飞翔,并以花草相隔有序,花草从中闪烁着艳丽的泥点,有若“娇霞残红,流烟坠雾”。唐太宗时,益州工官窦思纶组织锦工创制了不少“章采奇丽”的锦、绫花样,如花树、对鹿对雉、斗羊翔凤、游麟等,因窦思纶又被封为“陵阳公”,从而其所创锦样统称“陵阳公样”。其后,长安织染署及民间所织锦样,大多源于“陵阳公样”。这些精美丝织品,通过“丝绸之路”贸易及其他途径,广泛流传海内外。其中蜀锦大量流人日本,许多“蜀江锦”当时被视做日本国宝,至今日本京都正仓院、法隆寺仍有收藏。
五代十国时,王建、孟知祥等为蜀主,织锦业仍较发达,品种亦有增加,元代戚辅之《佩楚轩客谈》已记载了“十样锦”,明代冯梦龙《古今小说》还赞道:“近觑四川十样锦,远观格内团花。“清代陈元龙的《格致镜原》对“十样锦“详加记载:”五代蜀时制成十样锦:长安竹锦、天下乐雕、雕团锦、宜男锦、宝界地锦、方胜锦、狮团锦、象眼锦、八答晕锦、铁梗蘘荷锦,合称‘十样锦’。”
宋元时期,成都建锦院。《皇朝通鉴长篇记事本末》卷十三记载,“蜀土富饶,丝帛所产,民织作冰纨绮等物,号为冠天下。”当时的蜀锦与定州缂丝、苏绣并称全国三大工艺名品,闪亮柔挺的锦缎,豪放华美的织锦,是人世间绝妙的心灵之花。
宋神宗元丰六年成都府尹吕大防办“成都府锦院”。据吕大防《锦官楼记》记载,锦院有127间机房、154台织机,日用挽丝之工百六十四,用杼之工百五十四,练染之工十一,纺绎之工百一十。宋高宗建炎三年,茶马司自办织锦工场生产蜀锦等折抵马价。不久,又在成都的应天北禅、鹿苑寺增辟三个工场。为便于管理,宋孝宗乾道四年又将其与成都府锦院合并为一个 规模更大的锦院。期间,它主要生产皇室用锦、贸易用锦,品种有八答晕锦、灯笼锦、落花流水锦等。南宋后期,政治经济中心南移,织锦中心随之南移,虽然蜀地缓慢地发展着,但已潜伏着衰落的趋势。元代,丝织工艺的中心进一步南移,成都织锦生产规模远不如南宋时。
明朝后,蜀地丝织业较元代有所恢复和发展。《明书.方域志》有“俗不愁苦, 多工巧,绫锦雕镂之物被天下”的记述。至今,四川博物院还收藏有两幅明代蜀锦残片。但从史料看,无论产地分布生产规模,明代丝织业已远不如唐宋时期。此时,全国设织染局22处,多数在江南一带,四川只1处。蜀王府虽设立织锦坊,专门织造供物,但规模不大,产品”名色无多而价甚昂,不可易得”。
明末清初,蜀地遭遇史无前例的战乱,一时竞造成 “成都空”。据《华阳县志》卷四十二记载:”蜀自明季兵燹后,锦坊尽毁,花样无存,今惟天孙锦一种,传为遗制云。”蜀地的丝织业已被推残殆尽。自康熙起,清初外逃或被掳的织锦工人,又回到成都,重操旧业,锦城又响起了“轧轧弄机声”,丝织业稍有恢复,但因基础破坏大,恢复十分缓慢。据《华阳县志》卷三十四记载,乾、嘉之际,成都有“业抒织者数百家,谓之机房”。其中规模较大者如冯玉龙机房,拥有织机数十台,以织造贡缎著名。成都的丝织业这才逐渐繁荣起来。清成丰元年,太平军占领江宁(今南京),清朝将“织造府”迁成都,办理朝廷所需丝织品,从而促进了蜀地织锦业的发展。
19世纪未至20世纪初,禁止民间穿绸着缎和不准用玄黄色的“衣禁”取消,团花马褂和锦级鞋帽风行一时,四川出现了丝织业的“黄金
时代。据《清朝续文献通考》记载,光绪年间,“成都有机房二千处,织机万余架,织工四万人;丝织品占全川总额百分之七十,成都以产锦为主”
,生产出“月华”“雨丝”、“方方”这些流芳百世的“晚清三绝”,成都的织锦业也随着织造及染色技艺的提高,在传统技艺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发展,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原创文章,作者:chinesebrocad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hijin.wang/shujin/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